星星点灯

沉迷YOI,无法自拔

逃兵(前言)

占tag,你们会不会打我!(发抖)

ABO世界,胜A久O,时间1937~1945
胜出是青梅竹马,因为全民征兵,胜出举行婚礼后,胜进入军队,攻打东三省。
几年后,战线告急,日军从一开始高价招聘妓女,变为抓平民O和B当军妓。
对待已经被标记的O,军队直接挖出他们的腺体。
因为是日本本土O,长得有几分姿色,出久沦为服侍官员的慰安妇。(体谅我家儿子了,要是服侍士兵的,不知道小久能有多少天可活)

一次胜仗后,小胜升职,他有权进入战地高级妓院,他发现这里的出久在这里,在接下来的战事中、与长官下属的接触中,他开始怀疑起这场战争是否正义,“站在日本的立场上,他一直认为自己是在为祖国开疆拓土,振兴国家。
另一边,由于收到长...

时间一去不复返

交通规则

一点感慨,今天遇到一个很长的红灯,90秒。朋友看着人少叫我过去,我硬是等着绿灯亮才过马路。
我在想,一方面,也许我这样看起来很傻
但是我又觉得,等1分钟也没啥,有没有急事。
搞不懂!

绿谷出久的野望

阳光透过玻璃窗窜进教室,在地面留下一道长长的金色划痕


放学后半个钟头,除却做值日的同学,其他人都走得差不多了。


“呀!”看着闪闪发亮的白瓷砖,绿谷出久满意地伸个懒腰。殊不知,瓷砖反射光芒照在他的头上,让他像个头顶光晕的天使。


过来挂抹布的丽日楞了楞,面带微笑:“今天辛苦你了,小久”


两团粉色晕上脸颊,出久摸摸后脑勺,“欸欸欸,大家才是呢,打扫那么大的教室可不轻松。”


梅雨放下扫把,深绿色长发在空中甩出一丝好看的弧度,她拍拍出久的肩膀,“Yes,小久说得对,对面街上新开了家奶茶店,等一会儿我们一起去尝尝吧!

【严肃讨论】请保护好自己,在人心难测的虚拟世界

Laceration:

#本文拙劣,开放转载,转至其他平台注明作者和来源即可,承蒙诸位抬爱


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令我想起一件往事。
我有个朋友是大学老师兼辅导员,手上资源挺多,对学生还是有挺大帮助作用的。那一次,她手上有个很好的实习机会,刚好班上有两个人选都很合适。两个学生A和B实力相当,品行也好,她一时还拿不定主意。
直到她收到了一封匿名邮件——她的职位和工作用邮箱在校内网几乎是公开的,有心就能查到,举报了A在网上“发布和传播yinhui小说”。证据丰富,一气呵成,文章截图论坛ID扣扣号码聊天记录以及最关键性的证据,自拍——只有半个下巴和一部分上半身,但背后的寝室和体貌特征,熟悉...

关于地震的一点感悟

各种不同的选择吧
汶川地震,11岁,当时学校有两个楼梯,如果我走了另一条路大概就会被灭火器砸死了。
雅安地震,教室在5楼,天台锁了,直到地震停止都没有跑完楼梯,之后是各种余震吧,也不跑了,反正跑也跑不掉
九寨沟地震,为了考研假期没回家,如果回去了说不定就要去九寨沟玩,算是捡回一条命
总结,我真是福大命大

没有勇利吸的日子好寂寞

天气真好

穿靴子的猫 番外

如果大家看不到微博,请看这个,往后翻,有惊喜

© 星星点灯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