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星点灯_ Fighting!

考研中,更新极为不稳定

胜出 女王蜂ABO 1

这是最好的时代,也是最坏的时代。

 

不知从何时开始,随着“个性”泛滥,人们在十岁到二十岁左右出现性别分化。从初始“男”“女”,到一些兼具雌雄同体动物,植物个性的“第一代”,繁衍变化至今,已经能明确的分为三类六性别,ALPHA,BATE,OMEGA。

 

基因是十分玄妙的东西,尽管人们在十岁以后才会出现性别分化,但是你成为什么性别,都是一生下来就刻在了你的身体里的。

 

随着时间发展,ABO三类数量差异巨大,Beta最多,他们的身体略优于“个性”时代以前的普通人,ALPHA其次,Omega最少。其中,ALPHA可以终身标记OMEGA,互相深爱的AO可以选择标记与反标记,大部分O被标记后,心里上会不由自主的依赖A,部分心存恶念的人借机干起人口买卖。

 

因此,除了人们不愿意生育omega外,omega的出生率进化出自然选择性,只有在母体感到极度安全与舒适的环境下,omega才会诞生,如果母体因为担心孩子是个omega产生心悸,厌恶等情绪,胎儿便会自然流产。

 

世界卫生组织便公布了一个很有趣的发现,想要知道哪个地方国民幸福程度高,只需要调查其近十年间青少年OMEGA比率就知道了。

 

二十一世纪的主题是和平与发展,尽管局部地区因为极为强大的个人力量几乎可以无视国家力量,沦为粗糙的强权社会,法律道德被扯得稀烂。也有人认为,世界本就是弱肉强食,只是过去一直被掩盖在民主与自由旗帜的影子里,强大的“个性”把锁在笼子里的野兽释放出来了。

 

正巧,爆豪胜已同学便是这一说法的拥护者。

 

“嘭!”一阵桌椅倒地的声音。

 

祈折寺三年C班,刺头爆豪胜已带着他的小喽啰们,进行课间小游戏,被派出打头阵的同学A,一推绿谷的凳子。

 

感受到地面晃动,绿谷出久心知,爆豪派阀又来搞事了。他双腿岔开,赌气般稳住下盘。他知道自己打不过他们,就算站起来也不过是变本加厉的欺负,还不如继续坐着,熬到上课,待会儿一下课马上跑。先做自己的事吧,第十代欧路迈特DV里有一个新招式我还没有记下来。

 

爆豪的脾气就像他的头发一样扎手,金发少年眯起眼睛,一手捏住绿谷出久的下巴,趁着绿谷出久挣扎这会儿,一手顺走绿谷的笔记本。

 

出久嘴唇微张,即将踏入青春期的少年还没褪下儿童时期的婴儿肥,几颗小雀斑调皮地在脸蛋上驻扎,衬得活泼又可爱。“放——开我,唔……”

 

手感不错,爆豪想。没有听到竹马的求饶声,金发少年随即恼羞成怒得否定之前的想法。

“面向未来的英雄分析”爆豪一字一顿地念出来。

 

“真的假的?就那个绿谷~”爆豪派阀小弟C故作大声,他早就看绿谷出久不顺眼了。绿谷是抖M吗,明明身为幼驯柒,关系却连他们这些国中才认识爆豪的人都比不上,浪费资源。这样还每天跟在爆豪的身后,用那样亲密的“小胜”称呼爆豪,爆豪居然还没有把他炸了。反正无个性,现在还没分化,十有八九不会是ALPHA,得罪他也没什么大不了。

 

“癞蛤蟆想吃天鹅肉”

“哈哈哈!”一阵爆笑

旁观同学唏嘘,细碎的讨论声,嗤笑声仿佛充盈整个教室

 

绿谷出久低着头,垂下的额发挡住眼睛,门牙咬紧下唇。他做过很多梦,梦里他有着不同的个性,是个超级英雄。他梦见最多的,是像小胜一样拥有可以爆炸的个性,他用这双手,拯救过无数身陷危难的人民,为受欺负的孩子挺身而出。梦醒了,泪水浸湿枕巾,今天又是新的一天。

 

随着年岁的增长,出久慢慢放弃拥有“个性”,这一奢望。他找了很多资料,着重关注“个性”时代以前,普通人经过训练和适合的装备,一样可以成为拯救他人的英雄。

 

“只有英雄这个梦我不能放弃”,出久喃喃自语。

 

一股纸张烧焦的气味传到鼻尖,糟糕!出久抬头。

 

爆豪嘻嘻笑,他英俊的面容在出久看来尤为可恶,“一线级别的顶尖英雄,在少年时代就有出色的轶事!我,将会成为这所平凡中学第一位且唯一考入雄英的学生。”

 

窗外阳光正好,一个疑似书本的物体跃出三年C班,划出一道长长的抛物线。

 

“太过分了”,出久声音踉跄。只觉眼前一热,一股水汽氤氲了眼眶。

 

“所以说——以防万一”,带着火焰的手按住绿发少年的肩膀,爆豪的火候掌握得很好,刚好维持在出久觉得灼热又不会烧坏衣服被大人盘问的程度。

 

“你不要考雄英哦,迟钝君!”

 

爆豪带着他的跟班朝门外走去,依稀可以听到

“哎呀,被虐成这样无论如何也该有点反抗!”跟班A讥笑着说。

“他说不出来的啦”,小弟B随声附和。

“真可怜,都中学三年级了,似乎还没有认清现实。”小弟C大声说着,生怕绿谷听不到。

 

绿谷出久悄悄捂住腮帮子,他努力把泪水囚禁在眼眶里,“别哭,至少——别在他们面前哭”出久在心里暗暗说。

“他们还没走远”,出久对自己说。哭泣就是示弱,出久已经忘记自己是在哪本书上看到的。“一个人可以被毁灭,但不能被打败,”看《老人与海》的时候,出久把这句话抄进了他的英雄预备手册。也许我在物理攻击上不能打败他,但是我的心是自由的,心灵绝对不要屈服。

他严格地贯彻着这一理念,尽管爆豪会变本加厉地欺负他。

 

脚步声慢慢消失不见,出久猛地抬起脑袋,不争气的眼泪滴到地板上,留下一个个濡湿的圆点。他想——把眼泪擦干,他想下去把本子捡起来,他想如何编造今天应付妈妈的说辞,摔跤,撞电线杆这类借口上周已经用过了。父亲常年不在家,他家不是单亲胜似单亲家庭,平常妈妈就够忙了,我不想让她担心,我——不想让妈妈看到我这么令人羞耻的一面。

 

真想,揍爆豪一拳。

 

我办不到的,出久收拾好了书包,很多大人夸奖出久的眼睛像一汪清幽的湖水,现在湖水里盛满乱七八糟的枯树叶。

 

空荡无人的校园,教学楼下挖了一口莲花池,夏日里莲花开的时候,学生们最爱三三两两聚集池边捉蜻蜓。现在花期已过,整个池塘,唯有半口睡莲厌仄仄躺在那里,剩下大半地盘都被金鱼帮霸占了。

 

这个金鱼帮,是出久胡诌的名儿。原本莲花池里大大小小聚集着鲤鱼,乌龟,螃蟹,水蛇……多种生物,要知道现在是个性社会,个性可不是人类独有,动物虽少见,也不是没有。有了力量,加上生存空间有限,小小的莲花池也是弱肉强食的复杂社会。其中,金鱼们,仗着鱼多,最会拉帮结派。

 

也许是因为从小被欺负,见多同龄人的冷眼旁观,比起和人相处,出久更喜欢和动植物在一起。为了避免上学路上遇到爆豪,他喜欢早早来到学校,享受寂静的校园和清新的空气。有时候早餐吃不下,避免浪费,他就把面包撕成小块喂鱼,顺带念叨念叨自己的遭遇。

 

某日,出久又顶着一脸青肿到水池边,边喂鱼,边碎碎念念。兴许是被念得烦了,一条金鱼跃出水面,“Chun!”亲了一口出久,出久的脸消肿了。

 

“咦!”一来二去,难以置信的出久和金鱼帮成了“朋友”——出久单方面认为。

 

出久挽起袖口,“小池泉水虽清浅,能慰伟人之胸怀”,他又开始碎碎念着不知道从哪本书上看来的句子。

 

“松口,松口,把本子给我,明天给你们带新口味的饲料好不好啊?”

 

金鱼们摆摆尾巴,把本子往后拖了拖。

 

“我知道我这样很没出息”,出久嘴一撇,随即露出肩膀和手臂,“但是今天没有受伤哦!”

 

金鱼们凑近池边,一条最为肥硕的金鱼跳出水面,溅了出久一脸水。

这个动作,是嫌弃我的意思吗?出久想。

 

出久拉开书包,洒下今天早上剩的鱼食。四条金鱼把本子顶出水面,见少年捞起本子,就摆摆尾巴和同伴强食去了。

 

绿发少年拿着本子仔细端详,幸好只是外壳烧焦浸湿了。

 

回家的路上,路过雄英的招生广告牌,出久低下脑袋。

 

“你报了东大附中?之前不是说一起报雄英吗?”一个女孩子质问好友

“哎,你知道我的个性的,我真想不出来像生发这样的个性和当英雄有什么关系。你的个性就不错,控制风多棒啊,正适合战斗呢。”好友解释。

女孩有些不甘心,“这样我们就不能继续念同一个学校了,我不想和你分开,而且,雄英又不是只有英雄科啊!”

“普通科的话——还是东大附中更好吧,读这个学校能申请到好大学的机会更大呢”

“也是,我们都加油吧!”



女孩们嬉笑着远去了,出久站在路灯下,盯着自己的影子

“哪怕是多么渺小的个性,我也想拥有啊!”


 

 




看到漫画里出久的本子被扔的那一幕,我的心咯噔一跳,太眼熟了,暗自猜想了出久的心里活动。

P站让我心碎,注音让我放弃


评论(13)
热度(336)

© 星星点灯_ Fighting!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