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星点灯_ Fighting!

考研中,更新极为不稳定

胜出 女王蜂ABO 3

人生来就是不平等的


春光透过病房蓝色的玻璃照射进来,整个房间镀了层清爽的薄荷色调。床上窝着一个绿色的小脑袋,就像一丛白雪中绽放的新芽。

 

“唔”,少年呻吟道,他睁开眼睛,环顾四周,看见不同于家中的景色。

这是医院,我发烧——不——性别分化了。最后,有一个ALPHE进了家门。

出久瞪大双眼,惊恐一闪而过,呆毛耷拉下来,如丧考妣。。

动动鼻尖,还是熟悉的睡莲花香。

“太好了!”出久忍不住出声。

 

咯吱!门开了

一阵匆忙的脚步声,“出久,呜呜呜~”,绿谷引子跌跌撞撞连走带跑。

“妈妈”,出久高兴地说。

胖胖的妇人不住地拿着手帕抹眼泪,欲言又止,“出久,对不起……”

出久伸出右手,抚上妇人的脸颊,故作乐观,“妈妈,别哭了,我这不是没事吗!”

 

听到儿子这番话语,绿谷引子泪如雨下。她一直是知道儿子的英雄梦的,自从出久四岁时检查出是无个性,四千多个夜晚,她常常后悔,为什么要在出久小时候给他看那么多英雄录像。远大的梦想和无个性的现实,真是太残忍了。为什么我不能代替出久承担那么可怕的命运!

现在,出久又被检查出是OMEGA,完完全全,彻彻底底得和英雄说再见了,无个性的OMEGA,缺少保护自己的能力,就算想要做警察都相当困难。

 

想到这,泪水不住地往下流。

“呜呜呜,你是OMEGA啊,出久。”引子再也忍不住,嚎啕大哭起来。

出久直愣愣坐在床上,一动也不动。

 

在彻底失去意识前,绿谷出久就有种预感,他,可能,是一个OMEGA。醒来后,发现没有被标记,他还能骗骗自己,万一我不是个OMEGA,那时的举动只是性别分化的一些常见现象而已。终于从妈妈的口中听到,他,反而松了一口气。

 

只可惜身体不受使唤,泪水一滴滴打落肩膀,很快便浸湿被套。

 

听着,绿谷出久,振作起来,还有什么能比无个性更糟糕呢?不就是分化成OMEGA吗,现在科技那么发达,只要按时吃药,OMEGA也能过上正常人的生活。又不是就你一个人分化成OMEGA,在这里自怨自弃干啥呢!

 

事到如今,一昧的自欺欺人解决不了问题。

 

 

引子欲言又止,嘴唇像死前的鲢鱼一样哆嗦着,斟酌词句,生怕自己的话会刺激儿子。

“出久”,她下定决心,即使她知道后面的话会给儿子带来多大的伤害。

 

“我们不当英雄了吧”,这句话她很多年前就想说了。

 

出久伸手扯了几张卫生纸,擦擦妈妈的眼泪。他注意到母亲眼角的肆意生长的鱼尾纹,还有隐藏在额角的白发。时间对这个女人过于残忍,它侵蚀她的美貌,又将岁月的尘埃一层层堆积在她的身上。

 

他抱紧母亲,把脸搁在妈妈的肩膀上,胡乱抹一把眼泪。松开手,他正面对着引子,扬起一个大大的微笑

 

“没关系,妈妈。”绿谷出久听见自己说。

 

 

一门之隔,是另一对母子。

“臭小子,偷听啥呢。”爆豪光已漫不经心地吐出烟雾。第一次见她的人总会被她的发型吸引过去,她的头发不是现下时兴的大波浪或者长直发,而像金色的闪电那样弯曲、尖尖的立起来。不知情的人一看爆豪光已和胜已就能判定他们是母子。

 

“哼”,爆豪胜已扭过头去,血红的眼珠盯着墙壁。

现在他心中百味交陈,明明该高兴的。废久终于放弃他不切实际的英雄梦,这事可是自己自从知道废久是无个性后就致力完成的小目标。心里空落落的,无名怒火点燃了心脏。

为什么,为什么你要放弃?十多年了,我要你放弃,你不愿意。我都快放弃了,现在你……

 

爆豪胜已啐了一口,“果然废久就是废久!”

眼看爆豪胜已手上快升起一个小爆炎,爆豪光已眼疾手快掐灭了火焰。

她一敲儿子的脑袋:“臭小子,这是医院。”

金发少年不甘示弱,伸手熄灭母亲的烟头,“老太婆。这是医院。”

 

爆豪胜已独自离开了医院,回去的路上,他反复思考一个四岁时就知道的道理

——人生来就是不平等的

 

 

小剧场

 

咔(五岁):未来的我必定是一个盖世英雄,然而通往英雄的道路是坎坷曲折的。所以,我要先定一个小目标!

幼久等小伙伴一齐崇拜地看着他。

久:咔酱好厉害。

咔(得意的笑):英雄的死伤率是很高的,个性不强的人通常死得快。

幼久:嗯嗯,(你说什么都对)

咔(小手一指):就你了,以后你不准当英雄!

久:呜呜呜~我要当英雄,咔酱坏!

 

出久头上燃起火苗,一缕焦黑发丝落下。吓得他一把鼻涕一把泪,他不知道为什么朋友们离他而去。他想要跟上去,却被平日里一起玩儿的小朋友推倒在地。

 

空荡荡的小树林,爆豪胜已带着小伙伴们走了。

 

“别跟着我们,废物!”

 

人生来就是不平等的,我四岁的时候就知道了。


评论(2)
热度(213)

© 星星点灯_ Fighting!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