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星点灯_ Fighting!

考研中,更新极为不稳定

胜出 女王蜂 番外 假如救护车来迟了2

前文链接

女王蜂1

http://xingxingdiandeng901.lofter.com/post/1e91f7cc_11526a36

女王蜂2

http://xingxingdiandeng901.lofter.com/post/1e91f7cc_1156b9a3

女王蜂3

http://xingxingdiandeng901.lofter.com/post/1e91f7cc_115e528d

女王蜂4

http://xingxingdiandeng901.lofter.com/post/1e91f7cc_115f146d

女王蜂番外1假如救护车来迟了http://xingxingdiandeng901.lofter.com/post/1e91f7cc_1167a14a

假如救护车来迟了

“咕噜咕噜,”绿谷妈妈冲了一杯牛奶,奶粉堆积的富士山紧贴杯壁,随着倾倒的热水,一点一点坍塌,雪白的奶泡咕噜噜冒出头来,不由得让人联想起千万年前火山爆发的景象。

 

“呲”,粉红舌尖划过水面,“烫烫烫!!!”,出久大张着嘴哈气。

 

绿谷妈妈一点出久的鼻尖,轻笑着说:“心急吃不了热豆腐,我给你加点冰块。”

 

“不了,我就喜欢热牛奶,温的不好喝”,出久据理力争。他轻轻地吹着牛奶,杯面荡起一圈圈白色涟漪,时不时低头小嘬一口。

 

绿谷引子看看同往日一样活力四射的儿子,恍惚间,他们好像还在家里,同在家度过的每个早上一样。不,不是这样的,引子知道这绝计是不同的,无论是自己浮于表面的镇定,还是出久配合的行为。母子俩假装自己在度过一个平凡的早晨,就像过去共同度过的五千多个早晨一样。

 

“出久,关于以后,你是怎么打算的?”绿谷引子还是提起这个他们俩都想逃避的话题。

 

绿谷出久哆嗦着嘴唇,试图通过这两片红肉发出一些似是而非的声音,反复尝试几次后,他失败了。

 

引子没有停下,“医生说,你现在还在发育期,暂时不能做标记消除手术。”

 

屋子里静极了。

 

“没关系,妈妈,我可以用抑制剂度过接下来的发情期。什么时候我才能做手术呢?”,出久越说越欢快。这么一想,他的心情也好了许多,也是,除了按时服用抑制剂,他的生活不会有太大改变。他还能回归日常。

 

只是爆豪胜已,出久暗自摇摇头,这本来就是一场意外。他不可能喜欢我,出久眼神一暗。

 

出久是个健忘的孩子,从小时候今天被爆豪欺负了,第二天又开开心心找小胜玩,就能看出来。别人觉得出久善良到软弱,只有出久自己知道,他觉得不重要的事情,没有必要记在心里。从另外的方面来看,也是一种莫名其妙的傲慢吧。只是,有时候,再怎么对自己说不要在意、不要在意,心上被割开的伤口愈合了,伤痕还留在那里。伤痕也会随着时间变浅,但是变浅的速度往往比不上新伤口出现的速度。

 

出久觉得这次的伤口光愈合就得花很长一段时间吧!多久?一年、两年、三年……尽管这取决于自己的心态,可是出久还是不能立刻给出期限。

 

小胜,对小胜来说又是怎样呢?

 

出久出神地想,他不该一来就主观的把自己放在受害者的立场上,实际上,爆豪胜已也是受害者。受我牵连,出久补充道。如果我是一个ALPHA,莫名其妙和讨厌的OMEGA完成了终生标记。这意味着,我明明是受害者,但是别人会用看强X犯的眼光看我,如果我遇到了喜欢的OMEGA,对方很可能会厌恶我。事情传出去,学校,小胜一直想上雄英。

 

糟糕!

 

豆大的汗珠冒出额头,出久悔恨交加。

 

他清楚地知道爆豪的无辜,但是他也确定自己怨恨着爆豪,怨恨爆豪为什么没有在他反抗的时候离开他的家。他甚至怨恨起自己的母亲,为什么和爆豪一家好到连家门钥匙都给对方。

 

“我得冷静一下”,出久喃喃低语。

 

“什么?”绿谷引子大声问。

 

“额,妈妈,你知道小胜怎么样了吗?”,出久说。

 

“胜已?”绿谷引子愣了一下,“听说他已经去上学了。”

 

“出久啊,我和爆豪叔叔、阿姨他们商量了一下,以后你和小胜就是未婚夫夫。毕竟你现在身上信息素变化太大,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。等以后你能做手术了,再去民政局撤销登记,就说你们感情破裂。”

 

“不是有除味剂吗?”出久疑惑地问,“我可以戴上抑制环,只要按时服用抑制剂,身上再喷除味剂,别人也看不出来。不用这么麻烦的。”

 

“你刚开始性别分化,最近三个月除味剂是掩盖不住信息素的。这次的事情闹得很大,估计左邻右舍都知道了。一时半会儿我们也搬不了家。最重要的是,马上就要升学考试了,解释不清楚信息素,我担心你和小胜在择校方面会有麻烦。”

 

出久眉头一皱,觉定打消母亲的念头。“没关系,人本来就是健忘的,只要过上几个月,会有新的谈资取代我和小胜的事情,学校方面,本来就是一场意外……”这真是太可笑了,又不是封建社会。

 

说着说着,出久感觉不妙,不止是这样,应该还有别的原因。一定有什么事情,妈妈没告诉我。他不由得往最糟糕的方向想,联想到最近时不时恶心干呕,难道……

 

 

无独有偶,爆豪宅里正爆发一场激烈的辩论。

 

爆豪胜已手上霹雳作响,几根隐隐约约的闪电在手心流动。客厅硝烟四起,一场看不见的战争正在进行。

 

“凭什么因为一次意外,今后的人生就要被拖累!”

“如果雄英因为这件事放弃我,那么这个学校也不配做我当它学生。”爆豪胜已振振有词。

 

“嘭!”爆豪妈妈一个爆栗砸向他的脑袋。

“还是我来说吧”,爆豪光已推开对峙的丈夫儿子。

“爸爸你不适合当恶人呢!”她笑眯眯地说,随即换上嘴角一敛,表情严肃。

“胜已,出久怀孕了。”

 

 

面对儿子的逼问,绿谷引子有点招架不住。担心刺激到儿子,她原本没打算直接告诉出久,毕竟这件事太残忍了,她无法确定孩子是否能接受。

 

不过,这事迟早出久都会知道。

 

“出久啊,你怀孕了。”

 

 

堕胎呗!

 

常被同学戏谑的书呆子绿谷出久轻描淡写地想。我没和别人接触过,只有胜已。从那时到现在,大概四周了。可是OMEGA怀孕二十周后,才禁止堕胎啊,出久更奇怪了。

 

由于日本逐年高龄少子化现象加剧,外加每年都有不少OMEGA死于怀孕晚期的人工流产。政府早在十年前就颁布《堕胎法》,怀孕二十周以上的OMEGA禁止流产。

 

“怀孕35天后就可以进行人工流产了,现在刚好啊”,出久感谢起自己喜欢看一堆乱七八糟书籍的好习惯。

 

“嘎吱!”一位穿白大褂的年轻医生推门而入,他的胸牌上写着“三井尚一  普通医师”。

“绿谷先生,你现在正在性别分化期间,任何的药物和人工流产都非常有可能影响你以后的身体发育情况。”

 

重赏之下必有勇夫。多给点钱,总有医院愿意接手术的,找个诊所应该也行,出久漫不经心地想。

 

仿佛看穿了出久的想法,医生转头对着绿谷引子,“绿谷太太,我昨天就和你谈过,如果你们还是打算做流产手术,正规医院是不会接这种手术的,如果去别的地方,或者私人小诊所,不管在哪里,绿谷先生以后都有可能会导致不孕。”

 

“绿谷先生,虽然你还小,但是你应该也知道不孕会对OMEGA有多大的影响,不仅仅是不能生育这么简单。性别分化期任何不适宜的药物刺激,会对你的器官发育有什么不良影响,现在我也不敢肯定,堕胎的风险很大。希望你能好好考虑。”

 

医生随即唰唰唰在病历本写上几排字,递给绿谷引子。“等会儿办理出院手续后,就去拿药,两个月后过来产检。”

 

 

经过一番协商,绿谷爆豪两家决定先为孩子们进行婚姻登记(日本未成年AO结婚,必须经过双方父母签字同意),出久姓氏不变,胜已暂时住在出久家。

 

“凭啥要我过去住,”爆豪胜已骂骂咧咧地收拾行李。

 

在他身后,出久陪爆豪妈妈一同坐在布艺沙发上。许久没剪的头发长至肩膀,绿发软软地搭在脖颈上,出久的眼睛也柔柔的,白衬衫的遮盖下,隐约微微隆起的腹部。

 

“呯!”爆豪妈妈一个爆炎炸开,她使劲揉揉出久的头发,和颜悦色地说:“小久,我家这个小子就交给你了,别跟他客气,使劲儿使唤他。”

 

出久尴尬得脸颊绯红,他连连摆手,“谢谢阿姨,麻烦小胜了,我先去小胜房间看看还有没有什么需要拿走的东西。”,说完飞也似的溜了。

 

客厅里母子二人面对面,“出久还是那么容易害羞,你可别把人家吓跑了。”

 

“哼,”爆豪胜已扭过头去,让人看不清楚他的表情。“不过是个废久!”

 

爆豪妈妈咚咚咚敲着胜已的脑袋,“都说过多少次了,别一副凶巴巴的样子,小心老婆跑了没地儿哭去。都已经做爸爸的人了,怎么还学不会稳重,以后怎么教育孩子。”

 

“切!”胜已发出一声鼻息,“少啰嗦,我会搞定废久的。”

 

“胜已,这次的事情你确实挺冤枉。我知道你现在心里不乐意,但是你最好仔细想想,你真的很讨厌小久吗?从小时候起那孩子就喜欢跟着你,我看你们也一直一块儿玩。我是你妈妈,我世界上没人比我更了解你,旁人觉得你性子直,实际上你是粗中有细。如果是你讨厌一个人,你压根儿就不会第二次和对方交集。”

 

“我现在有点后悔,”爆豪妈妈叹了口气,“这次决定太仓促了,也许会毁掉你和出久的友谊,毕竟有个这么多年的好朋友多难得啊。”

 

爆豪胜已抬手关上行李箱,“是废久一直缠着我,只要他不耽误我考雄英,在他怀孕期间,我就不找他的麻烦。”

“我是要成为NO.1英雄的男人,”胜已盯着紧闭的房门,他知道出久是特意给他们留出空间,现在废久一定趴在门上偷偷听吧,脑中浮现只穿着白衬衫的出久,两条腿光溜溜贴在墙壁上。打住,终生标记带来的影响越来越严重了,以后要离废久远一点。

“这点担当我还是有的,但是不要指望我爱上废久这种三流烂俗小说里才会有的情节。”最后一句话说得特别大声,好像是特意让所有人都听到。

 

“走了废久!”爆豪胜已拖着行李箱头一不回地走了。

 

“好好好,那,阿姨再见!”




本文法律参考美国俄亥俄州2016年12月初在其两院通过的《心跳法案》——怀孕六周后禁止堕胎,此法案后来被否决,但是俄亥俄州随即通过了禁止20周后堕胎法案。


评论(8)
热度(113)

© 星星点灯_ Fighting!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