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星点灯_ Fighting!

考研中,更新极为不稳定

再见,我的王后 1

Attention:

高能预警,出久性转。

亡国夫妇胜出

奥地利国王DEKE X主教大人轰乡



7月12日晴

天气热得要命,哈利路亚,快点下雨吧。



盯着大片空白的后页,年轻的女仆叹了口气,放下鹅毛笔,双手一撑桌面,“刺啦!”,起身离开。屋子里简陋极了,一张床、一个衣柜、一台圆桌外加一把椅子,已经是屋主全部的家当。简直不像一个妙龄女性的房间,哦,不!要说屋里最值钱的,还得是衣柜中珍藏的几本大部头,精心装饰过的蕾丝书皮透露了主人的爱惜。

阳光透过彩色玻璃闯进房间,未经主人允许就在折叠整齐的被褥上留下大大小小的彩色光斑。御茶子不喜欢晴天,“不请自来的晴天就像干旱一样惹人厌!”,在与友人闲聊的下午,她这么评价。

干旱,干旱过后是蝗灾。田野里、河道旁、沟渠里,这些绿皮恶魔一窝窝扎根产卵。他们什么都吃!不管是快丰收的小麦、才出芽的大麦苗、其他庄稼的一枝半叶……“蛐蛐——”通通啃个干净。

不出两月,从洛林到巴黎,乡下老农拿出陈年存粮,掰指头抠算应付完税官能剩几个苏。“啧啧啧,亏了!不如卖地去城里做工”。城里也不好过,物价疯长,几乎把前面从殖民地吸取的财富耗干。买粮食的队伍一路排到城门口,[今日粮价]牌子隔半小时换一次,往往排到了,价格是一开始的两倍。钱不够的人取钱回来,再排队,价钱又翻两番。更糟糕的是,闻风而来的投机商,这些钱串子挥舞着法郎、黄金、债券……,任凭大麦捂烂发臭也不撒手。他们高喊“一切为了最大的利益!”。他们中更聪明的,迅速勾搭新大陆同行,一艘艘堆满船仓的谷物、面粉、糖……把目光狭隘的国内同行打个措手不及。顺带,为了感谢“英雄们”的救国义举,国王特许商人花钱赎买贵族头衔。在巴黎面包房重燃火炉的下午,连带前些日子饿死的乞丐,塞纳河又飘满破产农民和投机商的尸体。

御茶子的母亲——破产投机商的女儿,“我们家最富的时候有12套金餐具!”,父亲死后被卖进妓院。哈利路亚,感谢不知道哪辈传下来的东瀛血统,与法兰西人不同的异域风情让她勾搭上一位伯爵。作为一个私生女,在修道院长到十五岁后,好心肠的爵爷把御茶子送进王宫。“好歹也是姓方丹的”,爵爷笑眯眯摸着胡子,那是御茶子头一回见他。方丹是皇室私生子后代的姓氏,这个称号还是爵爷的曾祖父凭军功得到的。现在他们的血缘离皇室太远了,爵爷没有婚生女,他希望御茶子能拉进家里和皇室的距离。

御茶子眉头一皱,连续三年的酷暑给了她、不太好的预感。来到厨房,土豆正闷得喷香,擦擦水渍,食指一扣,嘶!露出软糯糯的果肉。再撒一嘬盐,伴着大块粗盐一口咬下,“完美!”
解决掉三个土豆,御茶子灌下一碗热水。

“方丹小姐,您总是这么夸张!”苏珊大妈掰开黑面包。

“不,苏珊,根据我多年的经验,只有王宫才能吃到这么好的盐。”

“噢,那是您没见过王子的婚礼,”苏珊一拍脑袋,“就是国王陛下,那时候您还没来,所有的点心都是用精盐和牛油做的,曲奇上还盖了层白糖粉,要知道,我从没见过这么精致的点心。”

“啧啧啧,一个奥地利女人。”烧炭工卢克鼻子喷出一口气,在一次法奥战争中他失去了一条腿。

[为了两国人民长久的友谊,为了两个家族的和谐共荣……感谢上帝,两个年轻人走在一起!]洗碗工哈德森装模作样唱起前国王的祝婚词。

作为欧洲中心,法国常把别国视作乡下,而巴黎常把巴黎以外的地区视为乡下。七年战争打得各国元气大伤,作为战败方,奥地利把小公主绿谷•初久送到法国,宽容的法兰西将她嫁给第一顺位继承人。

“听说王后在边境脱光了所有的衣服,”烧炭工卢克眼睛一眯,“那个奥地利女人还想带着她的随身物品。”

“老卢克,别整天唧唧歪歪,王后殿下只带着自己到法兰西,从此以后她就是法兰西人。”苏珊伸手在围裙上蹭蹭,“忘恩负义的白眼狼,如果没有王后,你就去大街上要饭吧。”

“愚蠢的女人,那位[时尚殿下]可花了不少金子在衣服、美食上,那都是法兰西人民的钱!”

“不都是这样吗,难道你见过哪位贵妇人穿破洞袜子!别想唬我,只要贵族们想要,哪个商人不是抢着送来。多买几件衣服就能把国家买垮吗!”

两三步走向碗柜,拎起扫帚,挥手、一扑、一赶,苏珊赶鸡一样赶走卢克。

御茶子和哈德森装作没看到,趁机多拿两个土豆。
“方丹小姐,您经常能见到皇后吗,她、我是说殿下,是什么样的?”哈德森咬一口土豆,他准备边听边下饭。
“也,也不是经常,殿下常常在阴雨天召我过去念书”红晕蔓上脸颊,御茶子激动得直扣手,“出久殿下,上帝可真不公平,给了她如此美貌又如此善良,您能想到的最最、最最美妙的词语都形容不出她的十分之一美。”
“有时候我漏读了一大段,天呐,当时我以为,我肯定要被宫廷总管赶出去,殿下……”御茶子喉头哽咽,她想起王后眯起一只眼,食指竖起,小雀斑欢呼雀跃,心照不宣。

佣人厨房一下子安静,倒不是因为御茶子。
“咚咚咚!”

是谁?
哈德森打手势,“卢克的话被听到了?”
“不知道,”苏珊摇摇头,随即指向御茶子。“是不是找你的?”

“谁啊?”御茶子打开门,哟,老熟人,一等侍女让娜。

“方丹小姐,王后在找您。”让娜抬高脖子,刻意保持距离。她是方丹伯爵堂弟的婚生女,眼见御茶子没搭上国王或者别的红人,方丹伯爵就把她送进宫了。让娜志向远大,英格兰的波琳夫人是她的偶像。

御茶子吐吐舌头,幸好陛下不是亨利八世,这里也不是英国。噢,不,有了出久殿下,谁又舍得挪开眼呢。

没礼貌的丫头!让娜眉头成“川”字,该死的,如果没有她,我早就……

“好的,感谢您的传达,我马上就来。”擦擦手,拂拂头发,御茶子把让娜丢一旁,连蹦带跳直奔凡尔赛宫。

评论(6)
热度(43)

© 星星点灯_ Fighting! | Powered by LOFTER